少子化致生源减少 台小学“抢人大战”各显神通

全新推出聆听文学专栏,随时随地听我想听,下载APP试用: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位于台北万华区的老松小学,建筑古朴,草木葱茏。下午刚刚放学,陆续走出稀稀落落的几百名学生,偌大的操场显得更加空空荡荡。这座已经有120多岁的老校,见证了台北万华地区的繁华与沉寂,也是台湾持续多年的少子化冲击现象的真实写照。

但另一方面,处处用心的学校还是得到家长和孩子的青睐。在“抢人大作战”中,不少学校抓住质量和特色办学做文章。有的发挥自身优势,设计贴近自然生态或英语的特色课程,有的祭出免费课后照顾班,派校车接送,省下安亲班费用的大招。因此,在少子化浪潮下,仍然有学校招生逆势成长。

多校只有一个学生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受少子化冲击,台湾中小学校数量、规模逐年减少。老松小学早期有1.1万多名小学生,多达158个班,上课还得分批上。那时每天操场上,几千上万人参加集体活动的奇观,经常登上各家报纸的版面。如今这所学校只剩500人。类似的还有新北市秀朗小学,学生曾达1.2万多人,如今也仅仅剩1/4。

据统计,在2003年至2013年的10年间,台湾小学生人数由191万人减少到130万人。全台小学由2010学年高峰的2661所,减为2016学年的2630所。2016学年100人以下的小学占36.3%,比10年前增加14.6个百分点。

少子化的大背景下招生萎缩,不仅班级数量减少,每个班的学生人数也在减少。以老松小学为例,上世纪80年代,每个班普遍有四五十人,现在只有20多人。

最近几年,全台中小学开学时,各地都出现学校一人入学甚至招不到学生的窘况。例如,苗栗西湖乡瑞湖小学去年入学新生只有王品云1人,是该校创校52年来首次。花莲县卓溪乡卓枫小学及瑞穗乡的奇美小学也都仅有1名新生,偌大教室中,但见小朋友孤零零身影。基隆的太平小学被当地人称为“地标小学”,今年也仅1人入学,校方甚至劝导媒体不要采访,怕“吓跑小孩”。在离岛澎湖的成功、讲美两所小学,也各有1名新生报到上课。

卓枫小学新生古蕊篮在校长及老师引领下,缓缓步入教室,见到教室内摆放的簇新课桌椅,迫不及待趋前坐上去“试用”,但没有同学和玩伴,脸上难掩落寞。她说,读幼儿园时,班上有20多位同学,无论上课或下课都热闹非凡。如今非常希望有同学能跟她做伴,一起念书一起玩游戏。

并校并非那么简单

学校当然知道,生源越来越少意味着什么。但学生再少,也得教。上述多个1人就读的学校里,一对一教学对于老师、学生皆是新课题与新挑战,因为学生要面对跟古蕊篮一样的问题,老师则要分饰家教、保姆和司机等多重角色。

于是,有的学校就在抢生源上做文章。位于彰化县八卦山区的芬园乡同安小学,暑假前校方祭出入学送笔记本电脑的奖励,可惜重赏之下,还是没有新生转籍来就读。嘉义县大埔小学永兴分校首度面临没有新生窘境,校方表示,虽积极拜访家长祭出利多,但仍难让孩子留乡就读。

根据台当局教育部门统计,全台迄今有385所超过百年的小学老校,占整体校数14%。本来这些拥有历史与人文荟萃,累积百年经验的老校,更应受学生及家长欢迎。但从实际分析,不但优势不彰,入学学生人数反而下滑较快,十年来减幅达38%,高于全台平均值。

面对难以避开的少子化影响,要招生聚人气,看来单纯利诱不行,只摆资历也不行。有关部门首先想到的是并校,把招生严重不足的学校就近合并起来。但并校并非那么简单。据了解,台北市虽然在2006年就意识到学生逐渐减少问题,提出了22所小学整并名单,但是受到校方、家长会和校友会的强烈反对,成功案例并不太多。

在这种情况下,各个学校只能展开“自救”,在招生领域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新北市三峡区有木小学位处偏远山区,全校人数一度仅剩40人。因为低于50人,面临裁并校。2006年教学团队研发特色游学课程,如校外赏萤、溯溪、木工、攀岩等,吸引外地学生就读,学生人数逐年增加,去年入学人数已增添到102人。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