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血案引出的神秘海外俄罗斯雇佣兵

全新推出聆听文学专栏,随时随地听我想听,下载APP试用: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8月1日,俄罗斯莫斯科,人们将鲜花放在莫斯科“记者之家”门外,以纪念在中非共和国被枪杀的三位记者拉斯托尔古耶夫、拉德琴科、贾迈勒。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记者贾迈勒(Orkhan Dzhemal)、制片人拉斯托尔古耶夫(Alexander Rastorguyev)和摄像师拉德琴科(Kirill Radchenko)从莫斯科辗转卡萨布兰卡,踏上中非共和国的土地时,他们没想到,这会是一条不归路。

7月30日,这三名俄罗斯公民在中非共和国首都班吉以北200多公里的锡布市附近遭遇伏击。中非共和国政府发言人卡扎吉(Ange Maxime Kazagui)8月1日说,他们是在车上被九名武装人员杀害的。

惨剧发生经过的细节来自唯一幸存的司机。按照他的描述,武装人员想要抢夺他们的设备,其中一名记者奋起反抗,武装分子随即开枪,当场打死一人,另外两人伤重不治。车上弹痕累累,司机侥幸活了下来。

俄新社报道说,三人组成的摄制组来自俄网络媒体“调查管理中心”(Investigations Management Center),他们前往中非共和国是要拍摄反映该国生活的纪录片。

但据“今日俄罗斯”网站报道,这三名杰出记者其实是要拍摄一部有关俄罗斯雇佣兵在中非的影片。几位熟悉内情的媒体人对“今日俄罗斯”表示,三人的拍摄目标是俄罗斯私营军事公司“瓦格纳集团”(Wagner Group)。俄罗斯官方媒体的报道,也让外界再一次把目光转向了这支神秘低调的雇佣军。

按照一些俄罗斯独立媒体的报道和外国政府的说法,瓦格纳集团一直积极投身于叙利亚和乌克兰地区的武装冲突,也把成员送到了中非共和国和苏丹。分析人士认为,俄罗斯选择使用类似美国黑水公司(Blackwater)这样的私营武装的原因是,这能让俄罗斯在卷入争议性地区冲突时放低身段,同时降低官方伤亡数字。

随着遇害摄制组拍摄目的被公之于众,在事件发生一天后,俄罗斯卫星通讯社专门介绍了俄罗斯在中非共和国的使命。文章说,在联合国安理会2127号决议的授权下,俄罗斯获准向中非共和国输送武器和小规模军事特遣队,以支持该国安全部队的维和行动。

“瓦格纳集团在中非共和国的运作与俄罗斯官方扮演的角色同步而行,”常驻莫斯科的防务分析师费尔根豪尔(Pavel Felgenhauer)对法新社表示,“在今年5月中非共和国领导人访俄时,俄罗斯政府肯定给瓦格纳集团在中非的活动开了绿灯,没有克里姆林宫的同意,瓦格纳集团不会出现在那里。”

瓦格纳集团由曾效力于“格鲁乌”(GRU)的俄罗斯前情报官员乌特金(Dmitry Utkin)在2013年前后一手建立。值得一提的是,普京曾在2012年支持建立私营防务公司的想法,称可以让他们承担“要追求国家利益却没有政府直接参与”的海外活动,“这种想法应该被考虑”。

历史上,俄罗斯地区对雇佣军并不陌生,比如沙皇时代招募作战的哥萨克骑兵。在苏联出兵阿富汗和后来的车臣战争期间也有雇佣兵的身影。不过,俄罗斯军事专家加莱奥蒂(Mark Galeotti)对《华盛顿邮报》说,他们过去都是直接为国家做事,而不是以公司这种形式。

乌特金退伍后曾与莫兰安全集团(Moran Security Group)和“斯拉夫军团”(Slavonic Corps)合作,而他也是在2013年带领首批俄罗斯雇佣兵前往叙利亚的人。之后,直到2015年9月,俄罗斯才正式介入叙利亚内战。

按照一些西方和俄罗斯媒体的报道,瓦格纳集团的出资人是被称作普京“私人厨师”的普里戈津(Yevgeny Prigozhin)。这位做餐饮起家的圣彼得堡商人在与俄罗斯军方和政府打交道时也找到了商机。2017年,他还被一家美国法院指控在美国大选期间建立“假新闻工厂”,为社交媒体上的选情倒向特朗普推波助澜。

瓦格纳集团在叙利亚的活动最初只限于俄罗斯军事基地和其他军事设施的安保,但随着战事的深入,他们也展现出了更活跃的姿态,甚至参与了2016年和2017年收复帕尔米拉古城的作战。

此外,这家组织也接过一些纯粹为挣钱的任务。美联社2017年年底报道说,一家叙利亚国有石油公司支付给瓦格纳旗下公司一笔钱,而这些钱都来自从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手中解放的炼油厂的利润。

美联社去年12月的这则报道说,俄罗斯政府承认有41名军人战死在叙利亚,但来自俄罗斯独立调查机构Fontanka的报告则称,至少还有另外73名“合同工”。报告称,在当时,叙利亚境内已经有多达3000名来自瓦格纳集团的雇佣兵。

今年2月,瓦格纳集团在叙利亚的活动因一起军事冲突引起了外界关注。多家媒体报道说,在美国于代尔祖尔地区发动的一次袭击中,有多达200名亲叙利亚政府武装人员伤亡。

俄罗斯调查博客作者团体“冲突情报小组”(Conflict Intelligence Team)发布报告称,其中有数十人是瓦格纳集团的成员。这也由此成为美俄冷战以来最血腥的一场直接军事冲突。

在持续数日的沉默后,俄罗斯政府最终承认,袭击中有五名俄罗斯公民死亡,另有数十人受伤,但他们都是“自发前往”叙利亚的。

这种回应与此前被指军队直接参与乌克兰东部冲突如出一辙。克里姆林宫一再否认乌克兰和西方提出的有关“俄罗斯在乌克兰有军事存在”的说法,坚称在那里作战的俄罗斯人都是“志愿者”。

按照法新社的说法,瓦格纳集团创始人乌特金直接参与了乌克兰冲突。2016年,乌特金出席了有电视转播的荣耀“祖国英雄”的仪式,而他也被拍到接受普京颁发的奖励。

来自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的政治风险顾问、中东问题专家赫列勃尼科夫(Alexey Khlebnikov)说,瓦格纳集团对俄罗斯政府来说是把“双刃剑”,尽管他们在战术上有清晰的用途,但这也会让俄罗斯担上风险。

举例来说,尽管俄罗斯政府试图让瓦格纳在叙利亚的活动保持低调,但依然会出现尴尬。去年,ISIS自称抓到了俄罗斯俘虏,而这些人最终被证实和瓦格纳集团有关系。

此外,一些雇佣兵的家人也为政府不承认他们的牺牲感到悲愤。“他们真的存在,”在叙利亚失去了儿子的加夫里洛娃(Farkhanur Gavrilova)说,“政府送出了士兵,负责他们的行动。他们送出士兵,就要把他们送回来,但实际上还有很多俄罗斯人在那里。”

资助运营“调查管理中心”的俄罗斯前首富、前石油和银行业寡头霍多尔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对《华盛顿邮报》说,他之所以批准在中非拍摄这部纪录片,是因为普京总喜欢说“这不是政府,这些是个人行为”;但在他看来,这种不透明的雇佣兵组织结构对俄罗斯来说更危险,他担心这也会被用在国内。

在接受俄罗斯卫星通讯社询问时,“调查管理中心”的一位负责人证实了三位遇害记者的身份,但表示三人不是该组织员工,双方是在合作制作一部影片。霍多尔科夫斯基曾是尤科斯石油公司CEO,2003年因欺诈罪入狱,2013年获释后前往英国定居,并成为俄罗斯反对派人士和普京最知名的批评者之一。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保护记者委员会(CPJ)和人权观察组织(HRW)敦促俄罗斯政府、中非共和国政府与联合国一道就记者遇害一事进行透明的调查。报道说,俄罗斯调查委员会已展开调查。

俄罗斯外交部网站通报称,三名死者随身仅携有新闻媒体工作证件。俄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说,三人和支持他们此行的机构都没有向俄罗斯当局汇报会前往中非。“他们说这次行程的目的是旅游,”扎哈罗娃对俄罗斯国家电视台说,“核实他们身份的程序非常麻烦,因为死者身上都没有护照。”

三名记者“看起来很像是被武装组织的路障队”杀害了,中非共和国政府发言人卡扎吉说,“在我看来,他们大大低估了这里的风险。”自从2013年政变后,中非共和国国内穆斯林与基督徒派系武装冲突不断。控制着该国大部分地区的各路武装组织在公路上设置路障、劫取钱财,用于维持军事活动的开支。

在费尔根豪尔看来,在中非共和国发生的这起劫杀俄罗斯记者的事件给瓦格纳集团意外“做了个广告”。“一些其他非洲国家的领导人可能会因为这次事件从媒体那里听到瓦格纳的名字,没准也想为自己配一些俄罗斯雇佣兵。”他说,对应征雇佣兵来说,去非洲的要价也比在乌克兰高出不少,更有吸引力。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