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内瑞拉通胀严重:“我们都是百万富翁,但我们很穷。”

全新推出聆听文学专栏,随时随地听我想听,下载APP试用: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两个月前,在委内瑞拉购买一杯咖啡只需要19万玻利瓦尔。上周,这一价格已经飙升至200万玻利瓦尔。

这一境况类似于1923年的德国。当时,一个真实场景是,有位先生走进了咖啡馆,花8000马克买了一杯咖啡,但当他喝完这杯咖啡,发现同样的一杯咖啡已经涨到了10000马克。

一日之间,物价飙升数倍,这使得当年的德国被称为“最经典的通货膨胀”。如今,委内瑞拉似乎即将步入后尘。

最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表示,委内瑞拉深陷金融危机,到今年年底,该国的通货膨胀将达到“年涨一万倍”的水平。

IMF西半球部事务主管亚历杭德罗·维尔纳指出:“我们预计,到2018年年底,委内瑞拉的通胀率将飙升至1000000%,显现它的经济状况与1923年的德国或2008年左右的津巴布韦相似。”

百万富翁只买得起一公斤肉

恶性通货膨胀在委内瑞拉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尽管马杜罗政府在今年四次提高了最低工资,但每月500万玻利瓦尔的委内瑞拉人民连三杯咖啡也买不起。

“我们都是百万富翁,但我们很穷。”43岁的Maigualida Oronoz 是委内瑞拉的一名护士,据英国《卫报》报道,她每月的最低工资只能勉强买一公斤肉来喂养孩子。

她说,现在的工资只够买点食物充饥,如果身体出现紧急情况,他们就束手无策了,因为“药品价格太高,而且每天都在上涨”。

不仅仅是护士,甚至连大学教授也面临着窘境。

据法新社报道,6月底,41岁的伊巴拉(Jose Ibarra)在推特上传了一双鞋底开裂的照片,并附上了文字,“我穿这双鞋去委内瑞拉中央大学授课。我在大学当教授,薪水不够换新鞋底,但说出这个不会让我难为情”。

原来,伊巴拉的月薪只有590万玻利瓦尔,在这个通货膨胀的国家,仅够买一公斤肉,远远不够支付修一双鞋所需要的2000万玻利瓦尔。


▲图为伊巴拉和他待修的黑皮鞋

像伊巴拉这样的情况在委内瑞拉很常见。那个他打算修鞋的店家老板Lluvia Habibi指出,由于原材料供应商不断推高价格,因此修鞋也就比较贵。

不过,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伊巴拉的推文发出后获得了近一万次的转发。如今,他收到了来自阿根廷、哥伦比亚甚至西班牙网友们提供的12双鞋、衣服和捐款。

伊巴拉把9双鞋转增给了别人,并打算将部分捐款分给“最需要的教授,这样他们就能去购买食物”。

事实上,因为通货膨胀,很多委内瑞拉人不能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伊巴拉说他的体重已经减了15公斤。因为没钱买衣服,他家里的一台旧缝纫机经常被用来裁剪一些穿上有点松垮的衣服。

更糟糕的是,委内瑞拉的公共交通也出现了故障。由于客运票价无法支付更换轮胎等费用,私营公交公司没办法正常营业,这使得像伊巴拉一样平常乘坐公共交通的人被迫步行。

新货币面值抹去“五个零”

作为世界原油储藏量最多的国家,委内瑞拉的经济何以陷入这样的困境?

有分析认为,委内瑞拉的财政收入九成以上依赖石油出口,但近年来石油收入大幅减少,主要因为国际油价暴跌和产量持续下降,再加上政府支出失控,故其经济出现衰退。

在此背景下,政府印越来越多的钱就导致了恶性循环,使得物价快速上升,而钱也越来越不值钱。

不过,马杜罗政府认为,委内瑞拉石油收入大幅减少与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其经济和金融制裁直接相关。反对派则指责马杜罗政府施政不当,导致物价飞涨、食品和药品短缺。

值得注意的是,石油输出国组织数据显示,委内瑞拉产油量6月下跌至每天150万桶,创30年来新低。

维尔纳指出,在石油产量减少的情况下,预计委内瑞拉今年的经济会萎缩18%,这将是该国连续第三年出现双位数下滑,且比5月预测的还要多三个百分点。


▲图为当地人将废纸张钞票编织成手提包出售

据《卫报》报道,与1923年的德国不同,委内瑞拉人没有带着一车一车的现金去购买食品和杂货。相反,他们转向了电子交易,但40%的委内瑞拉人没有银行账户,而有银行账户的人又不愿用信用卡或比特币支付较小的物品,因此以物易物已变得普遍。

为了缓解通货膨胀,今年3月22日,马杜罗宣布将进行一场新的货币改革,自6月4日起发行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6月2日,委内瑞拉政府又宣布将时间推迟至8月4日,以便给银行系统足够时间进行必要的技术调整。

在即将进入8月时,马杜罗在7月25日宣布将发行新货币主权玻利瓦尔的时间再次推迟至8月20日,并将其与该国的石油币Petro挂钩。

马杜罗说,政府的目标是“以一种激进的方式稳定和改变国家的财政生活”。他指出,委内瑞拉需要一场“经济革命”。


▲马杜罗

据悉,1主权玻利瓦尔将从原先计划等于1000现行货币强势玻利瓦尔,改为等于100000强势玻利瓦尔。

也就是说,新的主权玻利瓦尔抹去了原来面额的五个零。马杜罗政府希望,此次货币改革将有助于稳定委内瑞拉的金融市场和财政状况。

然而,经济学家Asdrubal Oliveros表示:“这是一种表面的解决方案,不会有任何作用。如此剧烈的通货膨胀将让我们几个月后再次陷入同样的境地。”

还有分析认为,委内瑞拉巨大的潜在石油财富也不会给该国提供太大的希望。因为该国的石油业被糟糕的管理、投资的缺乏、现金流和摇摇欲坠的基础设施等困扰。

当前,没有人知道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还会持续多久。尽管日子很难过,但伊巴拉仍然认为,“委内瑞拉可以被拯救”。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