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們一起搖擺!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亮點解讀

說到悉尼,許多人總不由自主地想到悉尼歌劇院、達令港和悉尼大橋等。
作為世界著名旅遊城市之一,悉尼景色美麗猶如風景明信片,尤其是悉尼城市靈魂的悉尼歌劇院,那坐落在環形碼頭東面海岬上的翱翔貝殼外觀,深深烙印在人們腦海里,令人無法忘懷。


今年是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步入第10周年,當局卯足全力,從燈光藝術、音樂藝術和藝術創意三方面讓悉尼這座海港城市變成戶外藝術展覽會,立意帶來令人嘆為觀止的視覺盛宴。作者闊別20年重返悉尼,感覺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讓人有如置身於自由好玩的派對中。
約20年前到過悉尼旅遊,這次受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旅遊局邀請重返悉尼旅遊,擔心悉尼變化大,可能不復當年的令人動心的迷人景緻。但載我的德士司機自信地向我保證說:“放心,悉尼雖然有不少改變,但很多事物依然跟幾十年前一樣。”
的確,20年後再次接觸悉尼,它依然充滿着魅力,無論是走在熱鬧城市裡,或是穿梭在富有人文色彩的小街中,悉尼都為我展現不同多樣的迷人風采。
再次看到悉尼歌劇院時,它的美依然讓我顫慄,彷彿是王家衛電影中的定格影像,剎那間時間就此停止了。
當然,說悉尼完全沒改變也不可能,只是這些改變是一點點地,緩慢地,讓這熟悉城市景觀不經意地注入新生氣。
像正在改造中的新社區齊本德爾(Chippendale),集許多餐館與當地設計師時尚店的帕丁頓(Paddington),還有絢麗多彩的“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Vivid Sydney),都是近年來新崛起的旅遊景區或節目。
悉尼歌劇院點亮千帆
從一個小小念頭,進而成為全球矚目盛會,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可說是悉尼旅遊的成功故事之一。
這個一年一度的活動,原來是新南威爾士州旅遊局為提振悉尼市區冬季生意的突發奇想,在2009年五月至六月開始舉辦這活動,結果活動大受歡迎,如今它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燈光、音樂和創意節日之一。去年共吸引233萬人次參觀,遊客消費高達1.43億澳元(約1.44億新元)。
今年,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步入10周年,是盛會的“大日子”,當局更是卯足全力,從燈光藝術、音樂藝術和藝術創意三方面讓悉尼這座海港城市變成戶外藝術展覽會,立意要帶來令人嘆為觀止的視覺盛宴。
活動從5月25日至6月16日登場,涵蓋了岩石區(The Rocks)、達令港、悉尼港、塔龍加動物園(Taronga Zoo)和月神公園(Luna Park)共10個地點及市區周邊。
在這10個地點中,岩石區包攬了悉尼歌劇院、悉尼海港大橋和澳洲當代藝術博物館等,是看燈光秀的主要區域。
特別是悉尼歌劇院的燈光投影,向來是眾人目光聚焦的燈光秀。今年,悉尼歌劇院主題是“帆船燈光”(Lighting of the Sails),由屢獲殊榮的澳洲鬼才藝術家扎瓦達(Jonathan Zawada)呈獻。他從具有澳洲特色的著名科學、自然和文化圖案中吸取靈感,把這些圖案改造成大膽前衛的動態顯示屏,其色彩鮮明的裝飾藝術,為歌劇院點亮千帆,讓人沉浸在超現實的藝術氛圍里。
我也喜歡許多標誌性建築所進行的燈光改造,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現藝術光雕。
例如海關大廈(Custom House)的燈光秀《小胖壺和小麵餅》(Snugglepot and Cuddlepie),是為慶祝兒童作家吉布絲(May Gibbs)其作品誕生100周年而創,敘述這兩個深受小朋友喜歡的角色,如何穿越澳大利亞叢林,一起開啟未知的奇遇之旅,簡單故事透出濃濃童趣。
夜晚城市燈光原來就有一種無法述說的神秘魅力。香港的維多利亞港夜景,令這城市多了一分寂寞感;北海道函館夜景是繁星點點,營造一種童話感。相比之下,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則讓人有如置身於自由好玩的派對中。
跟着市中心的公共空間互動,欣賞着每個角落不同建築帶來的驚喜,偶爾有些小小溫暖的感動,累了就坐下來吹吹海風,靜看城市霓虹燈下的紛紛擾擾……旅行的意義,有時候就是如此簡單。
兩名新加坡人
帶動悉尼新景區
除了繽紛悉尼燈光音樂節,這次旅行澳洲,我也有機會探訪悉尼一些新崛起景區。齊本德爾便是其中一個景區。
曾經,齊本德爾是一個髒亂危險地區,有廢棄的啤酒工廠,地上隨手可見吸毒者使用的針頭,倒塌建築覆蓋著塗鴉,夜晚時還有不少流鶯流連。
如今,這地方華麗轉身,成為一個遍布餐館、咖啡店和時尚精品店的區域。
有趣的是,促成齊本德爾轉型的幕後推手,是兩名新加坡人——本地知名房地產開發商郭瑞漢醫生(Stanley Quek)和酒店業者盧立平(Loh Lik Peng)。
郭瑞漢推動該地區20億澳元(約20.2億新元)的“中央公園”(Central Park)綜合項目。這個由星獅地產(Frasers Property)和積水住宅(Sekisui House)聯合發展的項目,結合法國建築師讓·努維爾(Jean Nouvel)和英國建築大師諾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等人的創意才情。
項目一大特色是有250多種澳洲植物和花卉種植和攀爬在大樓上,從底層到最頂層,大樓頂處還有採取懸臂結構,向外延伸的空中花園。
盧立平則是把齊本德爾一座廢棄酒廠行政大樓,改造成具有復古風味的“老克萊爾酒店”(The Old Clare Hotel)。
這家精品酒店的每間客房裝飾都別具一格,當中有不少是盧立平的私人收藏傢具。
酒店設計也通過裸露的磚牆、高高的天花板、淡褪的水泥牆面和精美的大窗戶,展現別緻的工業美感。
隨着中央公園和老克萊爾酒店建成,齊本德爾近年出現不少時髦餐館,像老克萊爾酒店裡有英國米其林星級主廚,阿瑟頓(Jason Atherton)開設的Kensington Street Social,對面街則是法國主廚科林(Frederic Colin)主理的Bistrot Gavroche,不遠處還有澳洲版《頂級廚師》(Masterchef)奪冠者普爾諾莫(Reynold Poernomo)開設的Koi甜品店。
帕丁頓——街拍好背景
旅遊對我來說,是體驗當地人文風情。帕丁頓就是另一個充滿時尚和藝術氣息,又令人覺得輕鬆愜意的新景區。
這個地區距離悉尼市中心2.7公里,在上世紀50年代有大片簡陋房屋都是貧民區,現在這個地區經過翻天覆地的變化,成為時尚潮人最愛聚集的地方。
帕丁頓的時尚區主要集中在牛津街(Oxford St)及附近的五街(Five Ways)和時尚匯(The Intersection)等街道,除了有澳洲本土設計師的服裝店,也有新潮和具創意的平價小店。
帕丁頓區里也有不少具有典雅風味的建築,例如百年歷史的皇家酒店(Royal Hotel),為街拍提供極佳背景。例如每周六在帕丁頓聯合教堂(Paddington Uniting Church)舉辦的集市,是捕捉鏡頭的最好時機。
我喜歡帕丁頓的氛圍,它就像巴黎一樣,每家店都有自己獨特的個性,每個店主都有屬於自己的故事。
Just William巧克力經營至今超過30年,店主弗郎西絲(Suzanne Francis)說,她家四代人都從事巧克力製作生意,她自然也經營巧克力店。
Paddington Fine Wines店主威廉(Billie Williams)說,他喜歡帕丁頓這地區,所以在這裡開店,並配合開店活動送給當地居民4000瓶香檳酒。“這是我回饋這地區的做法,同時也與居民分享我對酒的熱情。”
喜歡美食的話,悉尼美食好去處不勝枚舉。
一年多前開張的聖彼德餐館(Saint Peter),是今年澳洲美食指南選擇的年度新餐館,主打海鮮大餐。主廚尼爾蘭(Josh Niland)使用材料新鮮,而且擺盤富有美感。
Fred’s是另一家人氣高的餐館,結合家庭廚房感覺,主打創新澳洲家常菜。它採取開放式廚房概念,廚師就在木柴烤箱附近大理石操作台旁備餐,是名副其實的視覺饗宴。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