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们一起摇摆!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亮点解读

说到悉尼,许多人总不由自主地想到悉尼歌剧院、达令港和悉尼大桥等。
作为世界著名旅游城市之一,悉尼景色美丽犹如风景明信片,尤其是悉尼城市灵魂的悉尼歌剧院,那坐落在环形码头东面海岬上的翱翔贝壳外观,深深烙印在人们脑海里,令人无法忘怀。


今年是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步入第10周年,当局卯足全力,从灯光艺术、音乐艺术和艺术创意三方面让悉尼这座海港城市变成户外艺术展览会,立意带来令人叹为观止的视觉盛宴。作者阔别20年重返悉尼,感觉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让人有如置身于自由好玩的派对中。
约20年前到过悉尼旅游,这次受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旅游局邀请重返悉尼旅游,担心悉尼变化大,可能不复当年的令人动心的迷人景致。但载我的德士司机自信地向我保证说:“放心,悉尼虽然有不少改变,但很多事物依然跟几十年前一样。”
的确,20年后再次接触悉尼,它依然充满着魅力,无论是走在热闹城市里,或是穿梭在富有人文色彩的小街中,悉尼都为我展现不同多样的迷人风采。
再次看到悉尼歌剧院时,它的美依然让我颤栗,仿佛是王家卫电影中的定格影像,刹那间时间就此停止了。
当然,说悉尼完全没改变也不可能,只是这些改变是一点点地,缓慢地,让这熟悉城市景观不经意地注入新生气。
像正在改造中的新社区齐本德尔(Chippendale),集许多餐馆与当地设计师时尚店的帕丁顿(Paddington),还有绚丽多彩的“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Vivid Sydney),都是近年来新崛起的旅游景区或节目。
悉尼歌剧院点亮千帆
从一个小小念头,进而成为全球瞩目盛会,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可说是悉尼旅游的成功故事之一。
这个一年一度的活动,原来是新南威尔士州旅游局为提振悉尼市区冬季生意的突发奇想,在2009年五月至六月开始举办这活动,结果活动大受欢迎,如今它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灯光、音乐和创意节日之一。去年共吸引233万人次参观,游客消费高达1.43亿澳元(约1.44亿新元)。
今年,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步入10周年,是盛会的“大日子”,当局更是卯足全力,从灯光艺术、音乐艺术和艺术创意三方面让悉尼这座海港城市变成户外艺术展览会,立意要带来令人叹为观止的视觉盛宴。
活动从5月25日至6月16日登场,涵盖了岩石区(The Rocks)、达令港、悉尼港、塔龙加动物园(Taronga Zoo)和月神公园(Luna Park)共10个地点及市区周边。
在这10个地点中,岩石区包揽了悉尼歌剧院、悉尼海港大桥和澳洲当代艺术博物馆等,是看灯光秀的主要区域。
特别是悉尼歌剧院的灯光投影,向来是众人目光聚焦的灯光秀。今年,悉尼歌剧院主题是“帆船灯光”(Lighting of the Sails),由屡获殊荣的澳洲鬼才艺术家扎瓦达(Jonathan Zawada)呈献。他从具有澳洲特色的著名科学、自然和文化图案中吸取灵感,把这些图案改造成大胆前卫的动态显示屏,其色彩鲜明的装饰艺术,为歌剧院点亮千帆,让人沉浸在超现实的艺术氛围里。
我也喜欢许多标志性建筑所进行的灯光改造,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艺术光雕。
例如海关大厦(Custom House)的灯光秀《小胖壶和小面饼》(Snugglepot and Cuddlepie),是为庆祝儿童作家吉布丝(May Gibbs)其作品诞生100周年而创,叙述这两个深受小朋友喜欢的角色,如何穿越澳大利亚丛林,一起开启未知的奇遇之旅,简单故事透出浓浓童趣。
夜晚城市灯光原来就有一种无法述说的神秘魅力。香港的维多利亚港夜景,令这城市多了一分寂寞感;北海道函馆夜景是繁星点点,营造一种童话感。相比之下,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则让人有如置身于自由好玩的派对中。
跟着市中心的公共空间互动,欣赏着每个角落不同建筑带来的惊喜,偶尔有些小小温暖的感动,累了就坐下来吹吹海风,静看城市霓虹灯下的纷纷扰扰……旅行的意义,有时候就是如此简单。
两名新加坡人
带动悉尼新景区
除了缤纷悉尼灯光音乐节,这次旅行澳洲,我也有机会探访悉尼一些新崛起景区。齐本德尔便是其中一个景区。
曾经,齐本德尔是一个脏乱危险地区,有废弃的啤酒工厂,地上随手可见吸毒者使用的针头,倒塌建筑覆盖着涂鸦,夜晚时还有不少流莺流连。
如今,这地方华丽转身,成为一个遍布餐馆、咖啡店和时尚精品店的区域。
有趣的是,促成齐本德尔转型的幕后推手,是两名新加坡人——本地知名房地产开发商郭瑞汉医生(Stanley Quek)和酒店业者卢立平(Loh Lik Peng)。
郭瑞汉推动该地区20亿澳元(约20.2亿新元)的“中央公园”(Central Park)综合项目。这个由星狮地产(Frasers Property)和积水住宅(Sekisui House)联合发展的项目,结合法国建筑师让·努维尔(Jean Nouvel)和英国建筑大师诺曼·福斯特(Norman Foster)等人的创意才情。
项目一大特色是有250多种澳洲植物和花卉种植和攀爬在大楼上,从底层到最顶层,大楼顶处还有采取悬臂结构,向外延伸的空中花园。
卢立平则是把齐本德尔一座废弃酒厂行政大楼,改造成具有复古风味的“老克莱尔酒店”(The Old Clare Hotel)。
这家精品酒店的每间客房装饰都别具一格,当中有不少是卢立平的私人收藏家具。
酒店设计也通过裸露的砖墙、高高的天花板、淡褪的水泥墙面和精美的大窗户,展现别致的工业美感。
随着中央公园和老克莱尔酒店建成,齐本德尔近年出现不少时髦餐馆,像老克莱尔酒店里有英国米其林星级主厨,阿瑟顿(Jason Atherton)开设的Kensington Street Social,对面街则是法国主厨科林(Frederic Colin)主理的Bistrot Gavroche,不远处还有澳洲版《顶级厨师》(Masterchef)夺冠者普尔诺莫(Reynold Poernomo)开设的Koi甜品店。
帕丁顿——街拍好背景
旅游对我来说,是体验当地人文风情。帕丁顿就是另一个充满时尚和艺术气息,又令人觉得轻松惬意的新景区。
这个地区距离悉尼市中心2.7公里,在上世纪50年代有大片简陋房屋都是贫民区,现在这个地区经过翻天覆地的变化,成为时尚潮人最爱聚集的地方。
帕丁顿的时尚区主要集中在牛津街(Oxford St)及附近的五街(Five Ways)和时尚汇(The Intersection)等街道,除了有澳洲本土设计师的服装店,也有新潮和具创意的平价小店。
帕丁顿区里也有不少具有典雅风味的建筑,例如百年历史的皇家酒店(Royal Hotel),为街拍提供极佳背景。例如每周六在帕丁顿联合教堂(Paddington Uniting Church)举办的集市,是捕捉镜头的最好时机。
我喜欢帕丁顿的氛围,它就像巴黎一样,每家店都有自己独特的个性,每个店主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
Just William巧克力经营至今超过30年,店主弗郎西丝(Suzanne Francis)说,她家四代人都从事巧克力制作生意,她自然也经营巧克力店。
Paddington Fine Wines店主威廉(Billie Williams)说,他喜欢帕丁顿这地区,所以在这里开店,并配合开店活动送给当地居民4000瓶香槟酒。“这是我回馈这地区的做法,同时也与居民分享我对酒的热情。”
喜欢美食的话,悉尼美食好去处不胜枚举。
一年多前开张的圣彼德餐馆(Saint Peter),是今年澳洲美食指南选择的年度新餐馆,主打海鲜大餐。主厨尼尔兰(Josh Niland)使用材料新鲜,而且摆盘富有美感。
Fred’s是另一家人气高的餐馆,结合家庭厨房感觉,主打创新澳洲家常菜。它采取开放式厨房概念,厨师就在木柴烤箱附近大理石操作台旁备餐,是名副其实的视觉飨宴。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