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中国威胁力的争论需要在羞愧中冷却下来

69

北京: 澳大利亚超过30多位中国学者,包括世界着名的汉学家格雷米巴姆,敦促特恩布尔政府推迟其有关外国影响力立法,警告澳大利亚华裔受到的无端诬蔑。

 

专家们对目前在进入联邦议会之前的有关外国影响力的立法表示担忧。照片:Tamara Voninski

学者在一封公开信中说,“外国影响透明度计划”是对知识分子和文化自由的威胁,需要更广泛的公众咨询。但他们写道,关于这个问题的辩论的语调也需要更加平静缓和。

悉尼大学高级讲师David Brophy说:“关于澳大利亚主权受到中国巨大阴谋威胁的观点一直是围绕这些新法律辩论的流行谈话要点。我们不希望议会在不知道澳大利亚许多中国专家拒绝这类描述的情况下就法律本身进行辩论。更重要的是,他们认为这是分裂和危险的。“

 

David Brophy博士是悉尼大学近代中国历史的高级讲师。照片:提供

他说,他的同事们对这封信的回应是相当快速直接的,这封信一天内就吸引了30个联名签署人。

 “这表明,澳大利亚的许多中国问题专家一直在担心最近的辩论导向,并一直在寻找一种方式来说出这件事,”他说。

Brophy先生一直批评克莱夫汉密尔顿有争议的关于中国政府在澳大利亚影响力的书籍,“沉默入侵”。

这封信的联名签署者包括Jocelyn Chey教授,他曾经接受澳大利亚勋章,并在外交部致力于澳中关系工作了20年。

Geremie Barme照片:提供

巴米写了多部关于中国的书籍,并拍摄了关于1989年天安门广场屠杀的纪录片。他是澳洲国立大学ANU中国历史的前任主席,他经常批评共产党。

第一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史蒂芬菲茨杰拉德也是联名签署人。

这封信已提交给审议外国影响法案的议会委员会。

也就是说,“正是我们在关于中国问题上的专业知识,使得我们对这个话语的关键主张持怀疑态度。

“例如,我们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中国有意将其政治制度体系出口到澳大利亚,或者其行为旨在损害我们的主权。”

该信指出,公众关于中国政府影响力的辩论两极分化的论调会“阻止澳大利亚华裔参与到这个辩论中,因为害怕被指责与所谓的中国阴谋互相勾结在一起”。

这封信还“强烈反对任何关于我们所属的澳大利亚中国问题专家的社团被亲中势力吓倒或收买的声明”。

这封信指出,中国的崛起对澳大利亚有很多影响,“并且将面临困难的问题”。

如果这种指责中国的行为“有明确的证据证实,应该毫不犹豫地进行审查和适当的惩罚”。

但它警告说,澳大利亚的华人应该享有与民主制度中任何其他人一样的自由,表达他们自己的意见,支持或批评任何政策“没有因被指责为他们站在敌对国家利益上说话而被驳回”。

大约一半的联名签署者是已经是澳大利亚公民的中国移民。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