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北河畔】 又到一年滑雪季

366

德国华商报王雪妍

到了德国以后,我痴迷上了滑雪,这项在欧洲非常受欢迎的冬季体育项目。在蓝天和白雪组成的清快明亮的背景下,滑雪爱好者们身穿色彩鲜艳的雪服,从高耸的山颠划着优美又充满动感的弧线呼啸而下,在洁白的雪道上幻化成了一道彩色的流光,我一下就被这项美丽炫酷的运动深深吸引了。只不过,八年前的我面对着最平缓的儿童雪道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儿,当时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在这五十多米长的雪道上不摔跤,不再用屁股着地的方法让自己停下来。

 

阿尔滕山(Altenberg)

 

    阿尔滕山是距离德累斯顿最近的一处雪场,开车仅需一个小时便可到达。雪场不大,只有两条雪道,更准确地说只有一条半。一条雪道大约两三百米长,需要乘拖牵到山顶;另外一条是给初学者和小孩子练习用的初级雪道,只有几十米长。这里也是我进行滑雪运动的开端。

 

阿尔腾山的初级雪道

 

2008年的一个冬日,大雪初霁,天朗云阔,几个朋友约我一起去阿尔腾山滑雪。我当时虽然毫无经验,甚至连滑旱冰都不会,但还是充满好奇地跟着他们一起上了山。借好装备,兴致勃勃,可是各种花样姿势的摔倒却让我一次又一次全身心地扑进冰雪的怀抱里,侧着、仰着、翻滚着,摔得往往是帽子眼镜满天飞舞,雪杖雪板不知所踪。跌倒后再爬起来也绝非一件容易的事,终于找全了跌落的物品,可是刚踏上一只雪板,另一只雪板却又已经滑到山脚下了。

一个略有经验的朋友指导着我,告诉我应该怎样保持身体平衡,怎样刹车,可是这些方法对我来说完全无济于事。就这样,整整一天我都在不断摔倒再不断爬起的痛苦循环中往复不休。第一次的滑雪经历最终以我满身的淤青而告终。

可不知为什么,第一次滑雪的惨败并没有打击到我对这项运动的热情。又是一个天气晴朗的冬日周末,我独自一人再次来到阿尔腾山,在山下的一家滑雪学校报了一个私人滑雪初级课程。穿上雪板在平地上滑行,犁式刹车,左转弯,右转弯……我按照教练的示范一步步地模仿着、学习着。两天的课程结束后,我竟然可以坐着拖牵上到阿尔腾山的山顶了。虽然滑行速度还很慢,偶尔也还会再摔到几次,但我已经可以自己驾驭雪板,而不再是被动地让雪板带着我横冲直撞,奔向四面八方了。

从那以后,我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去阿尔腾山滑雪,在一片纯白的大自然里,我的滑雪技术也在不断提高。渐渐地,阿尔腾山上这条单一的雪道不再能满足我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勃勃野心了。

 

费希特山(Fichtelberg)

 

费希特山海拔大约1600米,位于德国东部紧邻捷克的Oberwiesenthal,是东德地区最大的滑雪场。将近十条难度不同的雪道使这里成为了一座真正的冰雪乐园,让初学者和高手们都能尽情享受滑学的乐趣。德国将雪道的难度划分成三个等级,最简单的是蓝色雪道,难度中等的是红色雪道,还有就是难度最大的专业级的黑色雪道。

费希特山风景

有一次,我正在红道上一边想着教练讲的动作要领,一边小心翼翼地向下滑行。可能是看到我在雪道上还算有模有样的滑雪动作,一个四十多岁高大的德国男人来到我身边,问我是哪国人。我告诉他我来自中国,紧接着这个男人问我愿不愿意到他的滑雪学校兼职工作,说他的滑雪学校每年冬天都会有一部分中国人来学习滑雪,语言交流是课堂上最大的障碍,我可以在其中帮忙翻译以及做一些其他的辅助学生练习的基本工作。 我听后,心情激动又兴奋,在讲好具体的条件后,我在一纸简单的工作合同上签下了名字。这个男人名叫迈克,他将我和学校里的另一位滑雪教练莎拉安排住在同一个房间里,于是,我的整个寒假时光几乎都是在雪山上度过的。

清早,粉红色的晨曦洒在费希特山上,平时洁白无瑕的雪山此时像是罩上了一层透明的红色纱巾。上午,我跟着一位经验丰富的滑雪教练带领初级班的学员们在山上热身,做刹车、转弯这样的基础性练习,内容跟我在阿尔腾山上学的差不多,因此并不觉得陌生。下午没有滑雪课的时候,其他的滑雪教练带着我在各种雪道上自由驰骋,穿越松树林,挑战U形池。在蓝道上我还能勉强跟上他们的节奏;红道上就已经非常吃力了,崎岖不平的雪道对双腿力量的控制实在是一种巨大的考验;专业级别的黑道我更是不敢尝试,狭窄陡峭的雪道让人看着就会情不自禁地倒吸一口凉气。

有时候,费希特山上还会提供夜场滑雪。下午五点关闭雪场后,两条蓝色雪道要被重新翻整一遍,晚上七点再次开放。到时,雪道两边的大型探照灯全部打开,夜幕下的雪道发出黄白混合的光彩,只不过没有了头顶上晴朗的蓝天,取而代之的是撒满碎金的黑暗幽深的一片。夜场滑雪带给人一种完全不同的心理感受,虽然雪道很简单,但是与白天相比昏暗不明的光线使人们的心里既空洞茫然,又有一种想要用速度和激情打破黑暗的束缚,重新寻找光明一般的英雄主义情结。

三月初,雪季尚未结束,可大学就要开学了。于是我也只好恋恋不舍地离开了雪场,离开了费希特山。这一个月在滑雪学校的经历,使我的滑雪技术再次突飞猛进,可我并不满足,在梦中都在盼着自己有一天在黑道上也能潇洒滑行。

 

阿尔卑斯山(Die Alpen)

“滑雪易上瘾,上山需谨慎。”这真不是一句玩笑话,而是很多滑雪爱好者的通病,于我尤甚。特别是仰望着更高的山峰,向往着更娴熟的滑雪技术,心里那种不断挑战不停超越的欲望在滑雪这项运动中被展现到了极致。

我在迈克的滑雪学校度过了三个雪季之后,2012年四月份,他破例带上我,跟其他滑雪教练一起来到位于意大利北部的南提洛(Suedtirol),要在海拔3300多米高的冰川雪山度过三天的滑雪假日,以庆祝这一雪季的收获。

我的雪板在海拔3300多米高的阿尔卑斯山上

 

到酒店放下行李,匆匆吃过早餐,我跟朋友们兴致勃勃地乘坐缆车来到山顶。白雪覆盖的群山巍耸绵延,露出云层的山巅像岛屿般一座座地悬浮在云海之中,裸露的黑色岩石与这里终年不化的冰川积雪构成了最天然的黑白水墨写意。只不过这里可没有中国山水画的优美意境,更多地展示出来的是一种震慑人心的壮阔之美。

这就是我梦中的阿尔卑斯山啊!如今终于有机会在你的怀抱里尽情撒欢飞驰。

我和朋友们在山岭间穿梭驰骋,耳边是呼呼的风声,以将近每小时五十公里的速度在雪道上划着优美的弧线。四月份来滑雪的人并不多,宽敞开阔的雪道上只有我们几个人,放眼望去,层层叠叠的白色使人感觉置身仙境,心里又充满了无限敬畏。

第二天,明媚的阳光更加灿烂。我像第一天一样兴致勃勃,和朋友们说说笑笑地乘缆车来到山顶。我们选择了一条狭窄的沿山雪道作为这天的开场,这条雪道像盘山公路一样,右边是山岩石壁,左边便是山谷悬崖。这种雪道虽然不算是最简单的初级道,但平缓的坡度还是让我觉得没什么威胁。开始时,我的雪板自由熟练地变换着方向,划着小S形匀速前进。忽然我觉察到后面有人跟上来想要超越我,我有意识地滑到一边想避让他,但不知怎么回事,我脚下的雪板突然从左边滑出了雪道,冲向了垂直纵深的山崖。随着本能的“啊”的一声,我重重地跌了下去,在结满了冰的悬崖间翻滚而下,一直滚到山下的另一条雪道上才停下来。趴在雪地上,我毫无知觉,脸就埋在冰冷的雪里一动也动不了。很快,我感觉到迈克他们来到我身旁,将我的已经松开的头盔轻轻摘下,伏在耳边问我情况怎么样,问我身体疼不疼。我想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我才试着发出微弱的声音:“我不知道……,腿疼……肚子……”我努力想告诉周围的人,我还有呼吸,还有意识。

我就这样一直在雪地里趴着,没有人敢触碰我,因为不知道身体有没有骨折。不知过了多久,我觉得四肢慢慢恢复知觉了。又过了一会儿,我竟然奇迹般地自己爬起来了,跪在地上还有些晕眩。原来周围已经围了很多人,大家都纷纷舒着气。而我还在满脸无辜地四处张望,寻找着早已不知飞到哪里去的雪板、雪杖、眼镜……

最后两天的滑雪计划自然是泡汤了。幸运的是我并没有受什么大伤,只是在身体左边的胯部和肩膀处留下了几处淤青。所有目击这次事故的人,后来都跟我说:“你真是太幸运了!出事的时候把我们都吓坏了,那高度至少有70多米啊!没想到你还这么完好无损,这真是奇迹了!”

我梦中的阿尔卑斯山啊,我是为你而来,你却给了我这么刻骨铭心的生死体验,让我在你的怀抱中历炼超脱,为了我自己,我还会再次奔你而去!

 

重返阿尔腾山

我丈夫Hase并不是一位滑雪健将,只能做到在雪道上勉强不摔跤,就不要说什么速度和专业的姿势了。去年冬天,我们两人来到阿尔腾山一起滑雪,面前那条曾经高不可攀的雪道现在已经如同游乐园里的儿童滑梯,再没有任何难度。可是看着Hase仍然一脸严肃、小心谨慎地滑行时,我便也放慢了速度,在他身前带领他绕着大S缓缓滑动。终于到达山脚下,我给了Hase一个大大的拥抱,表扬他顺利滑到山底。他也将我紧紧拥抱在怀中,在我的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虽然在阿尔卑斯山上我曾许下诺言,有朝一日要再次向它发起挑战,可是直到今日,我却并没有再去过阿尔卑斯山滑雪。因为当时说过“为了我自己,我还会再次奔你而去!”但现在,我已不再是孤身一人。Hase知道我在阿尔卑斯山上出的事故,他并没有责备我,也没有禁止我再去挑战高峰,只是充满关切地对我说:“如果你还想去阿尔卑斯山滑雪,可以继续跟着你的教练朋友们去,我不反对。只是希望你能注意安全,记得我会在家里一直惦记着你。”他越是这样说,我那一度只要听到“滑雪”两个字就飞速飙升的肾上腺素变得越平静,那种时刻咬紧牙关、握紧拳头的满腔热火也很快被另一种温情脉脉的力量所替代。觉得原来的我好像一个陷入赌局死死不肯放手的赌客,用自己全部的精力去赌一条完美的滑行曲线,其中的胜负输赢只和自己有关。两眼始终贪婪地直勾勾地盯着远方的高山和白雪,仿佛那里才是人生追求的目标,忘记了身边的风景,忽略了周围的人,只想用不断征服更高更难的雪山来证明自己。直到遇见Hase,他没有满足我内心争强好胜的欲望,而是以他无微不至的理解和关怀,让我在这场永无尽头的赌局里心甘情愿地收了手。

重返阿尔腾山,这条再无任何挑战性的雪道竟然为我的内心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满足感。除了不断攀登、超越,我忽然发现了雪山上的另外一种意义——爱的表达和延续。是啊!唯有健康和平安,才是一个家庭里最重要也最值得珍惜的。平时可以进行体育运动强身健体,但是一定不能贪心上瘾走火入魔。

如果说我从一生下来就和雪结下了不解之缘的话,这种心平气和地与爱人共同感受雪之美的牵手相拥,应该才是雪中情缘的真谛吧!我和Hase说好了,等未来有一天我们的小宝宝出生后,我们会在他两岁的时候带他来阿尔腾山,要让他也感受到大自然的纯净美好,还有洁白雪山背后隐藏的爱的真相。

分享給好友: